WARNING: file_put_contents(/www/wwwroot2/ynljx.com/Public/log/spider.txt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Permission denied in /www/wwwroot2/ynljx.com/App/Library/TXTKit.php on line 23

芭蕉情结何时了 - 云南古诗学习网

芭蕉情结何时了

分类:综合知识

蒋坦,字平伯,号蔼卿,清代浙江钱塘人。秀才出身,擅长书法。道光七年与青梅竹马的表妹关瑛(也即关秋芙)订婚,道光二十三年成婚,长年居住于杭州西湖。一日蒋坦在芭蕉叶上题句:“是谁多事种芭蕉,早也潇潇,晚也潇潇。”他的妻子关秋芙续曰:“是君心绪太无聊,种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”这芭蕉是哪里的芭蕉,我们恐怕要追溯到宋代,它可能是宋代诗人蒋捷的《一剪梅·舟过吴江》中的芭蕉。我们来读一读这首词。

一剪梅

舟过吴江

【宋】蒋捷

一片春愁待酒浇。江上舟摇,楼上帘招。秋娘渡与泰娘桥,风又飘飘,雨又萧萧。

何日归家洗客袍?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。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相传蒋捷写了《一剪梅舟过吴江》以后,他的夫人就在这首词的后面也写了个《一剪梅》:“何故闲来种芭蕉,早也潇潇,晚也潇潇。是君心绪太无聊,种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竟悔当初未种桃,叶也青葱,花也妖娆。如今对镜理云髫,诉也无言,看也心焦。”这个传说和蒋坦的夫妻佳话竟不谋而合。这可能就是一种诗人的芭蕉情结。

芭蕉这一意象到底要表达何种情意呢?“长相思,云一涡,玉一梭,澹澹衫儿薄薄罗,轻颦双黛螺。秋风多,雨相和,帘外芭蕉三两窠。”“秋风多,雨相和,帘外芭蕉三两窠。”秋风冷雨相和,风扫庭院雨打芭蕉,凄清冷寂,而离人的心绪和秋风冷雨交织在一起,终于不自禁地长叹:“夜长人奈何。”李煜的这首《长相思》用词极美,意境淡雅凄冷,白描手法浑然天成,以此表达缠绵悱恻的情思,这正是李煜词的一贯特色。

今生,“谁为秋雨舞芭蕉”,雨打绿芭蕉。在这秋雨绵绵的夜里,听着那秋雨敲打着芭蕉的滴滴答答的声响,感叹着“此夜芭蕉雨,何人枕上闻”的寂寥。韩愈的诗“升堂坐阶新雨足,芭蕉叶大栀子肥”,似乎芭蕉除了一“大”,再难状其特点。但一想唐朝诗僧怀素练就天下第一的狂草,却要在寓所广植芭蕉,自号“绿天”,便悟出了七、八分:芭蕉婉约难掩疏狂,张扬不失丰韵,好比天生丽质的闺中奇杰。文人中也有那快乐的聆听雨打芭蕉之声的,杨万里的“芭蕉得雨更欣然,终夜作声清更妍”的喜悦不也溢于言表?

蒋捷词中的芭蕉可能最为我们熟悉。这里的芭蕉是为传递诗人的“春愁”服务的。词的起句,就给全词奠定了基调。

“一片春愁待酒浇”,愁生处,无计可消弭,只要按诗家老例“碰杯解愁”。但是,身边无酒,只有“待酒”解愁了。等待之中,春愁会更深更浓。接下来,作者似乎不经意地把笔锋悄悄一转又一舒,一笔去回写愁由何处来——“江上舟摇”,一笔去顺写酒到何处寻——“楼上帘招”。一个“江上舟摇”,既写诗人的处境,又给“待酒浇”的“待”字找到了落脚点。正在孤舟愁旅、渴酒难耐的时分,沿岸酒楼上的旗子明晃晃地随风飘摆而诱惑。这里,一边是漂泊无定的客船,一边是安居稳当的酒楼,一方是流水,一方是堤岸,一动一静,一低一高,一冷一暖,在这种比照中,“愁”对“酒”的盼望,酒对人的诱惑,也就显得愈加强烈。“秋娘渡与泰娘桥,风又飘飘,雨又萧萧。”但是,船并没能靠岸,而是满载着词人的愁思,从秋娘渡和泰娘桥摇过。这时,阵阵清风飘然掠面,春雨也萧萧疏疏地洒落到人的身上、船上、水上,好不凄凉。

词的下片起句“何日归家洗客袍”,既回答了“春愁”的内容,又承递上片尾句的“雨又萧萧”,勾起游子心头无限遐想。由落雨湿衣,想到什么时候能够回家浣洗这布满征尘雨渍的衣袍,由雨及袍,由洗袍及思家,又由思家勾起下句“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”的故园的生活。宦游中,诗人也曾在融融春日中欣赏过“银字笙箫”幽雅的吹奏、也曾注视过“心字香烧”在悠悠的烟缕,但那是用来消解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的惆怅和孤独。梦醒之时,仍是“流光轻易把人抛”无情的现实。“流光轻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不只是写眼前事今朝景的变化,它还沉淀着诗人对故园桃红蕉绿的忆念,以及对此后年复一年樱桃自红、芭蕉自绿、漂泊者客袍自湿的将来的迷惘。一切景语皆情语。

全词以首句的“春愁”为核心,选取典型景物和情景层层渲染,突出了春愁的内涵:一是倦游思归的愁,一是春光易逝的愁。这些“愁”都凝结在这“绿了”的“芭蕉”上。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名句

语文知识